Chhoie🐶

白念:

躲在厕所里难过而无声的哭得撕心裂肺,却又在哭完后洗了个脸,把心情调回平淡值,装成只是上了个厕所出来了,把步子变得轻快,回到房间里去了。
我怎么开始把自己演成一个坚强、外向、幽默、乐观的人了?连哭都沉浮在心里,让别人只看到我的表面?
这样好累

Jerk:

很想告诉那些嘲讽的人
我和你们是一样的
我只是生病了
并且会好起来的
请你们不要再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了

三月春水:

要是还有开口的能力,也就不会藏着掖着了